薛永希渝农商行股权折价拍卖遭连续流拍 高管增持可否提振股价?

头条财经 2020-11-20147未知admin

  虽然真正的柔性手机将要晚于可折叠手机出现,但即便是该技术最早期的实施,也能够带来很多的好处。

  原标题:渝农商行股权折价拍卖遭连续流拍 高管增持可否提振股价?

  

  文:吕笑颜 石丹

  1月2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渝农商行,601077.SH)发布公告表示,2019年12月13日该行部分总行管理人员拟自愿增持该行股份,增持期间为自2019年12月16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截至目前,该次增持已完成。

  

  为何高管进行增持?

  根据渝农商行2019年12月9日晚间的公告,自2019年11月12日至2019年12月9日,其A股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其最近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7.18元),已触发该行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事实上,2019年10月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刚刚登陆A股市场便破发。

  屋漏偏逢连夜雨。近日,该行面临股权被一再拍卖却无人问津的尴尬。渝农商行该何处逢生?

  针对股权折价拍卖流拍、股价低迷、业绩放缓、资产质量等相关情况,《商学院》记者向渝农商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1945年,谁代表日本去签订投降条约?此人勇敢站出来,美军大喜

  折价拍卖再次无人竞拍

  12月24日,阿里拍卖显示,北城致远集团有限(下称“北城致远”)将其所持的渝农商行1600万股分成16笔进行拍卖,每份100万股,起拍价522.49万元。事实上,这次拍卖评估价为683万元,较评估价打了7.6折。然而16次拍卖均流拍。

  根据评估报告,评估对象为非流通普通股(内资股),评估范围为北城致远持有的重庆农商行1600万股份,评估基准日为2019年9月10日,价值类型为市场价值。经实施清查核实、市场调查、询证和评定估算等评估程序,最终评估市场价值为1.0928亿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这笔股权首次拍卖,早在2019年11月26日,这笔股权也曾被拍卖,但也全部流拍。当时,100万重庆农商行股份价格为614.7万元,相当于评估价打九折。

  以此计算,第二次拍卖,1600万股份总价降价高达1475.28万元。然而,直到2019年12月24日10时拍卖结束,16笔拍卖全部流拍,均无人报名竞拍。此次拍卖围观人数均在500人左右,其中一次拍卖吸引了1116次围观,却依然无人应拍。

  据企查查显示,北城致远股东为自然人股东曹兴平以及企业法人股东北城致远控股集团有限,持股比例分别为96.7%、3.3%。同时,曹兴平也是北城致远控股集团有限的董事长。

  据介绍,北城致远控股集团前身是始创于1952年的一家城镇集体所有制建筑施工企业,1998年初通过体制成为股份制民营企业。经过近20年的快速发展,企业现已成为一家集建筑施工、、金融投资、农业综合等为一体的多元化投资集团。集团旗下拥有12家专业子,资本金7亿元,拥有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一级、物业管理一级等资质。

  本次司法拍卖是由于该笔股权,涉及重庆三峡集团股份有限与北城致远追偿权一案。第一中级依法进行公开拍卖。

  除了北城致远集团外,近一个月,重庆农商行先后有4笔股权在阿里拍卖上进行拍卖,每一笔均吸引了超过1000次围观,但都以流拍告终。2019年11月27日,共有5笔股权拍卖。其中4笔股权均是150万股,起拍价为927.15万元(约6.18元/股),评估价1324.50万元,相当于打七折。另一笔股权是200万股,起拍价为1236.20万元(约6.18元/股),评估价1766万元,也是打七折。2019年11月27日当天,重庆农商行A股报收6.77元/股。也就是说,在阿里拍卖上获得相同数量重庆农商行股权要比A股市场上买便宜,却无人应拍。

  A股上市表现不佳,盈利表现难占优势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重庆农商行总资产约为1.03万亿,是我国首家万亿规模的农商行。截至2019年9月末,重庆农商行下辖6家分行、35家支行,共1775个营业机构,并发起设立1家金融租赁、12家村镇银行,从业人员1.6万人。资产规模突破亿元,存款余额超过6700亿元,贷款余额超过4000亿元。

  资料显示,重庆农商行的前身为农信社,成立于1951年,至今已有60余年历史。2003年,重庆成为全国首批农村信用社试点省市之一。2008年,组建全市法人的农村商业银行。

  2010年12月,重庆农商行成功在H股主板上市,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西部首家上市银行。2019年10月29日,重庆农商行正式登陆A股,成为全国首家A+H股上市农商行、西部首家A+H股上市银行。此次募资近100亿元,其发行价为7.36元/股。

  不过,重庆农商行A股上市后表现不佳。上市首日即开板,次日(2019年10月30日)即跌停,就在上市仅10个交易日,11月11日,渝农商行A股正式跌破发行价,当日以7.19元/股报收。2019年12月9日晚间,渝农商行公告,自2019年11月12日至2019年12月9日,其A股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其最近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7.18元),已触发该行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为了稳定股价,重庆农商行2019年12月13日发布公告表示,部分总行管理人员自愿增持该行股份。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重庆农商行总行部门总经理助理及以上管理人员共计66人,截至目前,该行已收到42位管理人员的增持通知。每人不低于币5万元,不设上限,实施期限为自2019年12月16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增持目的为,基于对该行价值的认可、对未来战略规划及发展前景的信心,相信该行股票具有投资价值。

  但是高管护盘似乎未见明显奏效,薛永希作为A+H上市银行,渝农商行在两市的股价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截至12月27日收盘,渝农商行A股价格报收6.72元/股,截至12月27日收盘,重庆农商行港股价格为每股3.95港元/股。

  据银行业人士认为,考虑到银行的资产体量比较大,同时受经济周期和流动性影响强,单纯靠高管、股东增持等增持对股价的影响比较小,核心是银行战略定位和业务经营,即通过差异化的经营,实现高净资产收益率(ROE)。目前看,获得高ROE应着力获取高息差,这体现在争取高收益资产、获取低成本负债。

  据资本市场人士认为,银行不同于小盘股、题材股,不靠短线拉动,一般为持有投资。因此决策依据也是一些较为基本面的数据。银行盘子比较大,高管和股东增持对股价影响不大。

  近日有投资者提问,重庆农商行为何不回购股票稳定股价。2019年12月25日,该行回应称,该行经中国审核通过发行上市,一直严格按照境内外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涉及欺诈投资者。

  重庆农商行未采取通过回购股票方式履行稳定股价义务的原因如下:由于境内商业银行回购股票属于重大无先例事项,且根据法律法规和相关监管,本行回购股份之后只能注销并减少资本,减少资本需获得中国银或其派出机构的批准,此外还涉及债权人公告等一系列法律程序,采取回购股份并减少资本的方式不具备可行性。因此,该行将不采取通过回购股票方式履行稳定股价义务。

  对此,据上述资本市场人士介绍,银行在实际操作中是不允许回购的,他表示:“股份回购属于减资的形式,根据《法》,减资需要获得三分之二以上债权人同意,对于银行来说,主要债权人是储户,这个不可操作。同时,减资对于银行来说,会降低核心资本充足率,这是监管所不允许的。”

  资本市场表现不佳的背后其经营、资产质量又表现如何呢?

  动作电影之所以能吸引广大的爱好者,一方面是它紧张的剧情,另一方面就是它激烈的打斗和炫目的特效。喜欢看动作电影的玩家今天有福了,1355电影网今天给大家带来了世界经典动作电影排行榜前十名,全部都是9分以上的,喜欢的话赶紧去收藏吧。

  业绩增长放缓,不良贷款率上涨曾引监管关注

  截至目前,重庆农商行是国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据该行三季报显示,该行资产规模已达1.03万亿元,成为全国首家万亿级农商行。近年来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持续扩张,从2014年末的6.89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9506.18亿元。不过,总资产增速逐渐放缓,由2014-2017年的10%以上增速下降至2018年的4.95%。不过,2019年资产增速有所回升。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总计10196.85亿元,比2018年末增长7.27%。到了9月底,资产总计为10341.92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8.84%,同比增长为12.99%。

  

  事实上,其净利润增速有所放缓,2016年、2017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0.70%、12.59%。而在2018年,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0.92亿元,较2017年增长8.85%;而净利润91.亿元,增长1.73%,增速进一步下降。2019年盈利有所回调。薛永希截至2019年9月底,净利润为87.9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8.69%。

  

  (图:同比增长情况;资料来源:商学院整理)

  中泰证券银行业师戴志锋认为,其整体业绩增速在可比银行中总体偏弱,增速要低于西部区域的上市城商行和农商行整体水平。从营收和OP(拨备前利润)同比增速看,渝农商行2017年在低基数的基础上实现了同比高增速,随后业绩增速有所放缓,1H19营收和OP同比增0.1%、9.2%,整体增速要低于西部银行和农商行的平均水平。净利润增速则是在2018年实现低点,1H19拐点向上同比增18.9%,增速要高于可比同业。

  事实上,营收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由其业务模式导致的。

  该行以传统存贷业务为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实现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76.71%。其2018年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较2017年的215.01亿元是有下滑的。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息收入为.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31%。

  同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非利息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1.74亿元一跃升至40.12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6月底,非利息淨收入为4.5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40亿元,降幅达85.71%。

  但由于资产净值损失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为61.96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37.11亿元同增66.98%,最终导致净利润仅同比增长1.73%。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年末,其贷款总额为3811.36亿元,较上年增长12.65%;其中贷款(不含贴现)占比59.74%,零售贷款占比34.96%。2018年末存款总额为6161.6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69%。其中零售存款占比为73.79%,是该行客户存款的主要来源,存款(不含金存款)占比为24.98%。

  不过,其净资产收益率比较高,截至2018年末,该行净资产收益率达13.47%,为A股和H股上市农商行中第一。截至2019年9月末,重庆农商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较上年同期提升0.61个百分点,达到11.67%。

  戴志峰认为,从盈利能力杜邦看,渝农商行净利息收入和中收水平要明显高于可比同业,虽有一定放缓,但仍支撑了ROA处于同业偏高水平。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

  据财报显示,该行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29%,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0.31个百分点。对比之下,2014、2015、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96%和0.98%,均维持在1%以下。2019年上半年有所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率为1.25%。重庆农商行并未在三季报中公布资产质量情况。

  而在不良贷款余额方面,2018年末,该行此数值为49.26亿元,较2017年底的33.01亿元猛增16.25亿元,增幅达49.22%,而这还是核销29.86亿元不良贷款之后的结果。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额为51.69亿元。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2018年年报

  由于不良上升,该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的拨备为61.96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6.98%。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此外,在该行的不良贷款中,贷款的不良率上升明显,个人贷款不良率则呈下降趋势。薛永希截至2018年末,该行贷款为不良率1.59%,此前2015年-2017年,该行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0.74%、0.78%、0.96%,呈现上涨趋势;而2018年个人贷款不良率为0.98%,此前的2015年-2017年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1.45%、1.42%、1.09%,呈现下降趋势。据2019年中报显示,贷款的不良率为1.46%,较2018年年末略有下降。而零售贷款(或个人贷款)不良率较2018年年末0.98%上升0.05个百分点至1.03%。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2018年年报

  对此,证券曾在研报中表示,不良贷的问题一方面源于经济增速换挡,18年P增速仅为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调结构令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另一方面是重农商主动加大不良力度,将逾期90天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其不良贷款偏离度为70.9%,较17年下降33.9百分点,也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事实上,在此前的2019年8月15日的发审会上,发审委在问询中还提到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的问题。在此前的2018年9月的首发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也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

  

  资料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

  未来,该行仍存在不良压力。据戴志峰,从未来不良压力看,关注类贷款占比2016-2018年来呈现下行趋势,但1H19有小幅攀升,关注类贷款占比为2.41%。从横向比较看,1H19关注类占比在可比银行中位列第5,较西南城商行有一定优势,但较农商行平均水平偏高,为5年以来首次高于农商行平均水平。

  

原文标题:薛永希渝农商行股权折价拍卖遭连续流拍 高管增持可否提振股价? 网址:http://www.qhpzw.net/toutiaocaijing/2020/1120/8857.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众志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