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东星城二问教育,我们是否该好好谈谈“性”了

头条教育 2020-12-19196未知admin

  原标题:二问教育,我们是否该好好谈谈“性”了

  

  教育系列之二,关于“性”的话题。

  这个系列,汇东星城只用星爷这张图片,其意不言而喻。

  “性”这个东西,本来挺正常、挺美好的一件事,在我们这却被极度扭曲,到了谈“性”色变的程度。

  上世纪,高校还不允许谈恋爱,一旦发现就要。

  到了现在,大学期间允许结婚,基本上对性自流。

  这特么就尴尬了,中小学绝口不提性教育。到了大学,学校想,你都是了,我没这个义务,你丫自学成才吧。

  依贵X的传统,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你不占领阵地,那就别的东西来占领阵地,所以大家只好求教于苍老师了。

  如今苍老师早已退出教育界,成功诞下双胞胎,祝福她吧,感谢这么多年来的之恩。

  就在前不久,河南驻马店一所高中还实行男女分餐制,男女生坐一起吃饭就以早恋论处。

  这都什么年代了,五四都整整一百年了,我们难道又要开倒车,回到的旧?

  鲁迅在《而已集•小杂感》一文中感叹: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各种女德班、男德班如火如荼,大肆三从四德之类的糟粕,以传统文化的名义疯狂捞金。

  好多家长相当然地以为,只要沾点传统文化的边,逼格一下子就提上去了。

  孰不知,你拿着高额学费,把孩子送给打着传统文化的“儒棍”,绝逼是病得不轻。

  儒教荼毒国人两千年了,怎么现在还不,莫非三寸金莲裹上瘾了?还真是记吃不记打。

  先秦时代,两性关系远没这么保守,《孟子》还曾经曰过:“食色,性也。”

  到了两宋时代,程朱理学发展迅猛,占据了制高点,男女之间的关系就步入前所未有的深渊。

  理学,一开始叫,被朱熹等人搞臭以后,不得不改名理学。假,说的就是衣冠一样的人物。

  朱老夫子自己娶了两个小,又与儿媳扒灰,为了争夺名妓严蕊,还唐仲友。汇东星城

  你说,朱老夫子还有什么碧莲让“存灭人欲”?

  中学时期,正值青春期,少男少女懵懂之时,不是课本里那点儿简单的生理卫生课就能答疑解惑的。

  学校若不从生理、心理两方面给予,学生们的好奇不到满足,自然求诸其它,如今网络发达,又如何堵得了?

  人性与水相类,宜疏不宜堵,就算堵得再狠又有何用,就没有翻跃不了的墙。

  而到了大学,压抑许久的一旦暴发,中国贵州幽灵火车钉钉CEO陈航:钉钉上1.2亿学生上课 350万,其势不可挡,情到浓时,谁也顾不上许多。

  最起码,学校也要尽到宣传避孕的义务吧?让学生学会怎么自己。

  几年前的一件真事:

  医生为女生人流,医生看着女生那张熟悉的脸,叹了口气:“孩子,你都四次了,再这样就没有生育功能了。”

  女生抱怨说:“大姨,就算这样还得罪了不少人。”

  意思是“日”程排得太紧,还有好多仰慕者没能得偿所愿。

  2018年,全世界艾滋病的感染率都在降低,唯独我国增长非常快。

  个中缘由,学校心里没点碧数么?black兄弟倒是舒服了,可怜那些女孩一辈子也完了。

  而另一个极端就是,从小被管傻了,连谈个恋爱都不会了。

  有一41岁还没结婚的女生,其母感叹,还不如当初让她早恋呢。

  当然,也有学校性教育搞得比较前卫:

  幼儿园老师给孩子“检查”身体,校长带初中女生开畅谈人生,大学教授单独女生……

  像这样兢兢业业、辛勤耕耘的校长、教授,可惜用错了念头,直接拖出来打屎算了。

  可以理解,没有硬性要求,哪个中小学的校长主动找不自在,万一家长不理解岂不是自讨苦吃?

  学校、、家庭必须达成共识,才能上好性教育这一堂课。学校教育在期间起到的关键作用,不可替代。

  上期回顾:一问教育,我们是否该好好谈谈“钱”了。

  下期预告:三问教育,我们是否该好好谈谈“减负”了。

  且来一杯酒,听我楚狂声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作者:面具之下暗黑史。汇东星城配图来源于网络,如涉侵权请联系后台处理。

原文标题:汇东星城二问教育,我们是否该好好谈谈“性”了 网址:http://www.qhpzw.net/toutiaojiaoyu/2020/1219/11999.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众志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